玖命妃洛_发糖糖糖糖

【谨慎关注 月/季/年更选手】

半吊子 文笔小学生 绘画火柴人 MMD进修中

喜欢he 喜欢自己所喜欢的角色被爱着

某种意义上喜欢开车

低产 梗却很多 欢迎私信找我玩?虽然是个话废

间歇性行动派

渴望自己会画画。

愿望是写出温馨的日常小故事

初恋是时空组 dedw最好了!

主吃主角右/

头像是阿欣给画的女儿!封面是天山给画的女儿!

别看我开了那么多车其实我十分阳春白雪的!

笔记本拿去修了到现在还没拿到
今年七夕没有贺文了
做了个沙雕图片
MP:嫁给我(榴莲警告
MT:你要干什么!(甜橙警告

【丹金】下药也要看对象

#是车

#预警:强制下药 产乳

#ooc注意!

#是咕了一年的车,不知道天宫爸爸还记不记得orz(意念艾特

链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2808363447840#_0

感谢阅读w

榊游矢4.6生贺宣传

我永远喜欢yuya !!

+8:


自榊游矢吧小吧主天空:


圈内的大家好!游戏王arcv结束快一年了,开播已经过了也快4年了,从喜碧来撸到苦大仇深和最后的天才上天,直至v6开播后的安静……(a5粉都有着强大的心脏)


这次是为了被官方坑了的番茄生日而来,大家都知道官方从z4之后就没有给过主角生日,想来各位圈内的太太们也想番茄有一个生日,一起来画图写文庆贺多好,但是官方坑了生日,所以我们可能要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弄一个生日(x)


那么用a5开播日4.6日作为番茄的生日吧!


自说自话的定下来有些惶恐,但还是希望得到各位的支持,如果有更好的日子也可以提出来商量..?(或者等漫画补设定?吉田爸爸求你了)嘛总之如果番茄能有一个生日那真是太好了:)


顺便庆祝k社填了ost4的坑!!3月28发售!
抽奖请移步微博,如果喜欢番茄的话还请大家不吝评论与转发wwww


https://m.weibo.cn/6000811058/4216337859499308


转发抽奖hr异色眼灵摆龙+n榊游矢token一组
考虑多抽一组千趴的a5 5u或5柚的勋章(x)

【安金】Stage


#大学paro

#年龄操作

#双方合(同)租(居)

#ooc注意!

 

 

房间里昏暗一片,房间的主人紧盯着硕大的液晶屏,手中的鼠标随着动作咔嚓咔嚓直响。

瞥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安迷修摘下耳机,确定自己能听到声响。

有一下没一下翻着网页,今天也会这么过去吧。这种家里蹲模式已经持续了大半年,考试毫无问题,知识也完全掌握,然而就是不出门。这样太不健康了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作为同居者的金总试图让他出去走走——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安迷修想到那名有着柔和金发的同居者时,嘴角不自觉上扬。放开鼠标伸了个懒腰,似乎听见了啪哒啪哒的脚步声。他稍稍坐直了身子,拿起电脑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转头望向房门口,他无比庆幸自己已经把水咽下去了——免得控制不住把水喷出来。

“金……?”

“嗯,怎么了?”差点让自己学长变成喷泉的罪魁祸首毫无自觉歪歪头,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脸上……”

“你说这个吗,是不是很不错!”扶了一下盖住全脸的酒糟鼻大胡子搞笑面具,金得意地回道。

不不不,完全不。

金哪里都好,就是品味稍微有点……不,大概不止一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安迷修想到。

“诶,吓到了吗?抱歉抱歉,我想先熟悉一下啦,”看着安迷修复杂的表情,当事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骚了骚头,金发变得有些蓬乱,“这个,我想先熟悉一下带着的感觉,当作练习。”

“练习?社团吗?”

“是啊。”

虽然看上去一副不太靠谱的样子,但作为话剧社备受瞩目的新星,同时为了成为像自家姐姐一样的厉害的人,金一直很努力,一直关注着金的安迷修也十分欣赏他。

原石开始发出光芒了呢,金。

 

“……等等所以你戴着这个在街上走了一大圈吗。”

“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脱力地看着对方终于摘了那个有些碍眼的可笑面具,由于面具阻挡无法循环的水汽,在金脸上凝聚,成为一颗颗小水珠,随着重力的作用沿肌肤表面滑落。脸红扑扑的,脖颈也被汗水浸湿。观赏着眼前这幅美好的景象,无暇思考对方究竟在外面游荡多久才能在现在这样的天气变得大汗淋漓,安迷修别过头抽了几张纸巾递过去。

“会感冒的。”

“哦哦,谢谢……”金拿着纸巾胡乱地擦了两下,肌肤上的液体受到空气的侵袭,忍不住哆嗦了两下。

“成天在这种地方蹲着,安迷修真是太不健康了……”下意识地缩成了一团,对这位学长成天蹲在房里与外界隔绝的状态表示不满,金鼓起脸颊小声逼逼,“好歹去外面逛逛嘛,而且外面有很多可爱的小姐姐哦,你不是超喜欢帮助她们的吗……”

“说起来,今天去了蛮久啊,排练。”完全不打算接下去话啊安迷修。

“啊……因为要准备大会了嘛,今天新剧本下来了,”没有察觉到对方的转移话题,金立马翻起了包,抽出一叠装订好的复印纸递给安迷修,“这次的优胜社长势在必得,还请了文学社的台柱撰写剧本,真的超厉害的——”

不忍心打扰金的好兴致,安迷修一路听了下来,总的来说就是“这次的话剧不来看一定会后悔的”。

今天的金也致力于将NEET同居人踹下自宅警备员的位置,任重而道远。

“所以说这次的选角变成竞争制的啦。”听对方一口气说完话,安迷修很自觉地给金递了杯水过去,然后对方看着对方一口气灌了下去。从各方面来说都很努力。安迷修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一回金也有希望当选上主演了?”

“嗯嗯!所以我才开始练习这个的,”说着晃了晃手上的面具,“这次的主角是个被女巫施法面容变得丑陋的年轻骑士,爱慕公主但害怕自己的样貌而终日戴着面具……如此这般……不过两人最后还是突破万难可喜可贺地在一起了。”

“……”这样的话还为什么特意挑这种面具啊?果然是因为兴趣吗。将吐槽的话咽进肚子,安迷修翻开剧本,唰唰地翻动了起来。

“……挺有意思的。”被对面投来的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安迷修姑且丢出了这个结论。虽说他根本不记得他看进去了什么。

“对吧!果然安迷修也会喜欢的!你比较喜欢哪一段?”

“……比如说跟敌人作战的场面。”

“嗯嗯,这边的描写很用心!”

“还有很多动物……”

“是在说森林吧?那里也蛮有趣的!”

“特别是在变身的时候……”

“嗯嗯那里也——等等我们是在说同一个话题吗?”

 

什么,这部戏的重点难道不是假面和骑士吗?

“总之,是部好戏啊。”

“……你的评价那么高我是很高兴,但是这种说不清的违和感是怎么……”有些微妙地接过对方还回的剧本,正打算说些什么。

“金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对方投来的话语,让金顿时张口无言,刚想说出口的语句又悉数咽了回去。

真是的,就是因为你这样……

只能拼尽全力了不是吗。

“嗯,当然,我一定不会输的!”换上自己最自信的笑容,金用力点点头。然而随即神情一黯,似乎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所以……”

“金?”安迷修眼中倒映着对方此刻的神情——认真得不带一点含糊。

“所以……要是我成为了主演。安迷修会来学校看的吧?”

 

 

 

 

 

自从那剧本回家的那天起,金一直不眠不休地练习着,有些时候甚至连三餐也敷衍了事。担心他过于专注搞坏身子,安迷修也经常陪他对对戏。

真的很认真啊。然而就当安迷修这么认为的时候,这势头又悄无声息地灭了下去。金已经好几天没有找他来对过戏,没事溜进自己房间的神情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仍是盯着他做事情问东问西,扯扯他让他多到外面走走,但是对于排练的事情却只字未提,仿佛没有发生过似的,明明之前还是干劲满满的样子。

安迷修试探性的将话题挑起,得到的却是十分暧昧含糊的回答。

“也没什么重要的,不来也无所谓。”

果然有点奇怪,找个人问一下吧。

等金上课去后,安迷修迅速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就是之前提到的……关于金……嗯,是的……”简单说明了理由,安迷修向对方打听到,“是不是……金没选上?”

“啊,你是说主演?金没告诉你吗?”

“……没有。”

“这样啊……本来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不过是你的话……”

“所以?”

“恭喜,是主演哦!虽然前面得加个‘女’。”

“嗯……诶?!什么?!”

“是导演的意思,吓了一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对别人都是保密的呢!”

听见对方的话语,安迷修感到没来由的烦躁。

“……等等……所以说女装?”

“是呢是呢。”

“还要跳舞?”

“对的对的。”

“……那最后的吻戏?”

“没错没错。”

“……”

 

“不过当然是借位演出的啦。喂喂?你在听吗?喂——”

握着手机的手一收紧,话筒里的这句话当然也没听见。

“不可以……”安迷修听见自己的声音。

脑海中只留下一句话在循环往复。

——绝对不可以!

 

 

 

 

 

“大家再加把劲!这就是最后了!”

一句简单的话犹如天籁,但是看着伙伴们松了口气却又不敢掉以轻心的模样,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虽说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的装束。

“……等、等等!太、太紧了!无法呼吸,一定要这样吗——”金发出哀嚎,欲哭无泪。

“金,深呼吸,这么好的身材可不能浪费啊。”凯莉一边调侃道,一边毫不留情地收紧抽带。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被挤成一团,一口老血卡在喉间,咳不出来咽不下去。虽然没有发育完全,但男孩子的骨架还是和女性有所出入,通过一些物理手段,总算是达到完美的程度了。

鲁迅说过,要达到令人赞不绝口的程度,总要做出点牺牲的——虽然牺牲的只有金一个。

鲁迅:什么都是我说的.jpg

“简直完美!本小姐果然很厉害,太好了呢,金。”

“……谢谢你,凯莉。”扯出一个超级难看的笑容,作为男子汉,金在心中默默流下两行清泪。

这个样子绝对不想让别人看到……量身定做的裙子掩饰前胸的不足衬托出主人上半身段的纤细,紧贴的布料有些闷热,背后裸露的地方却凉飕飕的。金蹲在后台的角落,手指在地上画圈圈装蘑菇,算是正式上场前最后的挣扎。

应该,不会来的吧……安迷修。

金叹了口气,明明是自己那时候提出“如果当上主演就要出门来看”,现在反悔的又是自己,真是的。

完全忘了自己原本目的的金沉浸在对服装的羞耻感中,一旁的学姐们纷纷拎起那些瓶瓶罐罐开始最后的工序。

 

 

 

 

 

为了治好公主的病,骑士孤身一人来到女巫的密林,虽然找到了药却中了女巫的诅咒,骑士的容貌变得腐朽,除非得到真爱之吻才能解除。为了所爱之人献身,却也失去了被人所爱的机会。从此面具不离身的骑士,得到了最高的赞誉和丰厚的赏赐,但也被他人所畏惧着。

于此同时,为了庆祝公主的痊愈,王国举办了盛大的舞会,邀请全国的子民参加。无论是谁都换上了自己最华美贵重的衣裳和假面,在舞池起舞。

作为整部话剧的亮点,公主与骑士第一次共同登台,舞台充斥着柔和的灯光和悠扬的音乐。在后台的金深呼吸了几次,虽然为此刻特地练习了交际舞,但心里还是没底。

不能害怕!为了今天可是一直在努力啊!金拍了拍脸颊给自己打气,不知怎的脑海中浮出那个人的话。

——金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乐曲就要进入高潮,主角是时候登场了,金扯着装饰华丽的礼服,心里七上八下,从幕后入场,迎接灯光的簇拥。

 

 

 

 

 

夜晚的校园人并不多,只有月光倾泄。

出发花了比想象中更多的时间,安迷修抹去额头的汗珠,夜风拂面,十分宜人,但是拂不去心中的焦躁。

在不快点的话……

这时候的金,肯定在舞台上熠熠生辉吧。想到这里,安迷修感到脸上有些止不住的笑意,按了按脸上的面具,加快了脚步。

为了避免遇到熟人被认出,安迷修放弃了一贯装束,翻箱倒柜也只找到了这么个替代品。在伪装上花费了太多时间,他不得不一路飞奔。

为了金的话,没问题。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前行,也许连金都不知道,演员后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找到了主演人员的准备室,从门缝中了解里面的情况后,他一脚踹开了门。

 

“什——woc你你你你谁啊——?!”

对于不速之客,房间里面的人激动地差点往外面跳,不过这并不怪他,眼前的景象对普通人来讲,的确有些刺激了。

——会有哪个正常人大晚上的会带着马头面具在学校里面乱晃啊?!

“我只是一名路过的假面骑士罢了。”安迷修对于刚才的问题,脱口而出。对方来不及反应,某路过骑士的拳头已经击中对方柔软的腹部。

“你他妈……”倒是带个像的啊!

那人重重倒地,留下半句未能说出口的吐槽。

“抱歉。”对对方的吐槽一无所知的安迷修补上一句道歉便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音乐悠扬又轻快,人们忘记了平日的烦恼,踩着优雅的舞步,流连于醉人的气氛中。因体弱多病而鲜少离开皇宫的公主从未见过如此盛况,戴了面具悄悄离席,陶醉在这欢快的庆典里。所有人都沉浸在愉悦之中,无暇理会面前为何人。

除了恋慕公主却无缘接近的骑士。

在夜幕和面具的遮蔽下,骑士终于鼓起向心上人伸出了手。

“今晚我能拥有这个荣幸吗?”

舞池之中,他们犹如明星般夺目,流畅的步履与平时完全不同,交握的双手,时近时远的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

和练习时简直判若两人,原来社团的学长是正式演出时才会认真的那种类型吗?

与平时相比,对方的嗓音压的略显低沉,似乎有点熟悉,而且……是高跟鞋的缘故吗?这个身高差似乎也……

本来金对这位经验老道但气焰嚣张的学长已经做好了吃瘪的准备,没想到演出顺利得令人惊讶。

然而下一节落下最后一拍,变化有些不稳的金一脚踩空,眼看就要倒下去,下一秒就被温暖的臂膀牢牢锁在对方怀中。

“不会再让你受伤的。”

“什……”原来的剧本里,有这句台词的吗?

好近。被似有若无的气息包围着,金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心脏地跳动,藏着面具下的脸旁剧烈的灼烧着。

“你到底……”

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正想追问些什么,被一声惊呼打断。整部戏的压轴,开始了。

重要的草药被偷,又没有收到邀请函的女巫恼怒不已,她伪装成宾客在舞会上大肆破坏,宣告要惩罚在场的所有人。

众人四散逃亡,现场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数不尽的面具与衣物,混杂着不时的悲鸣。惊魂未定的公主被骑士带领着逃离骚动的中心,沿着小道一路到了城堡外的森林。

骑士打算将公主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就此离去,衣角却被轻轻扯住,

“请别留下我一个人,”

“我知道,你又救了我,”

“纵然无法一窥真颜,可我看得见,你那坚毅而又柔软的心。”

按照剧本,公主的话逐渐融化了骑士的心房,两人心意相通,相拥而吻。然而金话音刚落,肩膀和腰就被对方搂住。

等等,我台词还没说完呢?!

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轻易突破了本应是借位的安全线。心脏剧烈跳动着,令他无法抗拒。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与对方一同生活一般。

“等……”剩下的话语,悉数吞没在柔软的触感和温热的气息中。

台下瞬间炸开了锅,掌声雷动。台上的主角却似乎在另一个世界,不受外界纷扰,交换彼此的吐息。

 

 

 

 

 

“唉……”

演出已经过去好几天,金仍然有些难以释怀。抱着被子将自己团成一团,来回滚动,“到底是谁啊……”金小声道。

演出那天扔下还在台上一头雾水的金,骑士一下子跑得不见人影,弄得全剧组顿时人仰马翻,好在编剧经验丰富,临时改了结局,姑且圆回了剧情。

收场工作时一帮人气冲冲地到处找人,却只发现散落了一地的戏服,和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倒在准备室地板上,昏厥已久的社团学长。

震惊!演出主角离奇失踪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明天来UC震惊部上班。

安迷修看了眼在自己床铺捣乱的金毛,轻笑道,“等下要把我的床铺整理好啊。”语气是自己也没注意的宠溺。

“怎么样都好啦……”

金下意识地用手指触碰嘴唇,那一晚的记忆涌了上来,脸红得发烫,难为情得将自己埋的更深。

“怎么了吗?”注意到金有些不大对劲,安迷修出声询问。

“不是那样的!不、不是啦……什么都没有!”

好想找个洞钻进去……等等,自己又不是什么小姑娘,为什么要着急啊?!况且……

总感觉有点舒服,而且很熟悉。

“那个……安迷修,你会跳舞吗?”

“嗯,舞动青春?”

“那个是广播体操了吧啊喂!”

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的嘛,但是

——不会再让你受伤的。

心脏好像跳的更快了。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

与公主心意相通的骑士,意识到这样无法真正守护自己心爱的人,在确保公主的安全后,他回到城堡与女巫进行决战。

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位骑士。森林中浓重的迷雾渐渐消散,原本阴森可怖的森林再也没有传出过魔物袭击人的消息。公主并未出嫁,她继承了王位,独自守护着他所爱的国土,等候故人归来。

他们以彼此的方式,守护着彼此。

不同于以往的Happy End,这样的结局反倒更引人入胜,获得了大众的好评。但总是,有些悲伤呢。

 

 

 

 

 

“金。”仰躺在床上的金已经开始神游,听见呼唤,猛地坐了起来。

“什、什么?”

“偶尔……也出去走走吧。”安迷修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

“……诶?诶!”

 

 

舞台上的故事虽然结束了,舞台下,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感谢阅读w

【雷金】kiss and sex

#是车 是车 是车


#迟到好几天的万圣节贺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送给 @松脂包裹住了一只小虫子 琥珀珀的!其实老早想给琥珀写文的奈何作业和课程boom!不好意思啦hhh*´∀`)  希望能喜欢


地址↓    感谢阅读w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0839489676620#_0

【卡金】SweetSweet

#它本来是一篇清水

#现代paro

#ooc注意!

#但是它最后还是成为了一辆车

#清寒寒说啥就是啥!


感谢阅读w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3191516094906

【all金】鸡儿打弯

#医学生设定的金

#ooc注意

#聊天体

#表情包注意

 

 

 

【今天谁的鸡儿被打弯】

嘉德罗斯:


凯莉 :

金:


等等我记得嘉德罗斯才⑨岁?!小孩子看这个真的没问题?

凯莉:

笨! 圣空的性教育可是很早的

嘉德罗斯:

傻小子你别忘了我可是和你同一学校的人

金:

也对 不过男性射精的话…不刺激前段是射不出来的,前列腺高潮倒是可以有 

紫堂幻:

金 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的眼镜呢?

格瑞:

学术研究。

金:

对对 学术研究!

帕洛斯:

要是生病了 让金帮我看吧

金:

可以啊 不过我不保证正确率啊

雷狮:

金帮我临床看看吗,不看见你我好像射不出来了

金: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凯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格瑞: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卡米尔: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嘉德罗斯: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帕洛斯: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佩利: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雷狮:


连卡米尔你也?小鬼你等着


---------

“来了来了!”金听见敲门声,跑过去开门。

“雷狮?woc你干什么?!”

“性盛致灾”


 




感谢阅读w


【帕金】人之尽醉

#是车 是车 是车

#是清寒寒文的衍生!先看这个!链接→点我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吹清寒寒!她贼好!


感谢阅读w


裙下风景,人之尽醉


悄咪咪艾特清寒寒! @叶清寒 

单纯的把超越立绘拼了一下 图源elwiki

以前做的dw模型崩了 一转脖子整个上半身一起动头疼die

顺便来发小段子

DW:DEDE我不小心又把时空裂缝搞大了゜*。(*´Д`)。*°

DE(扶额):这个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DE(在蛋糕店门口停下):所以这就是你把我骗出来的理由?

DW:谁叫你老是在实验室呆着!偶尔也要出来放松一下!(´ω`*)你不是挺喜欢甜食的吗,所以我就挑这里啦!还有因为今天是七夕所以有打折(人´∀`).☆

DE(轻笑,在DW额印下一吻):明明是管理时空的,难得还有时间观念,不过有你在的话怎样都好。



还有谁能告诉我现在ELS怎么拆包?!